查看: 2654|回复: 0

积极心理学之父:谈积极心理学

[复制链接]

521

主题

650

帖子

3748

积分

管理员

虎年好心情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48

社区居民实名认证

发表于 2014-5-8 15: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Loading...

我在美国心理学会担任主席的时候,有人想训练我如何应对媒体。我在CNN做节目的一次经历,正好可以概括今天我要谈论的话题,就是人们应该积极乐观的第11个理由。Discover的编辑告诉了我们前10个理由,我要来告诉你们第11个。 当时CNN的人找到我,对我说:“赛利格曼教授, 您能不能跟我们谈谈心理学发展的现状? 我们想采访你在这方面的看法。”我便说:“好啊!”她说:“可是这是CNN,所以你只能很精练地讲一小段话。” 我便说:“那么我究竟能讲几个字?”她说:“一个字。”

(笑声)

随后摄像机开拍,她说:“塞利格曼教授,心理学发展的现状如何?”“ 好。”

(笑声)

“停,停,这样不行。我们应该让你讲长一点,那么这次我能讲几个字呢?我看,你讲两个字吧。塞利格曼博士,心理学发展的现状如何?”“不好。”

(笑声)

“听我说,塞利格曼博士,我们知道你在这种媒体场合不太适应,我们决定给足你时间 这次你可以说三个字。塞利格曼教授,心理学发展的现状如何?”“不够好。”这也就是我今天想谈论的话题。

我想谈谈为什么说心理学既好又不好,以及心理学在未来10年里如何可以变得足够好。同时我也想谈一谈技术、娱乐和设计,因为这些领域发展状况和心理学相似。

那么,为什么说心理学的现状好呢? 因为在过去60多年里,心理学建立起了一个疾病模型。10年前,坐飞机的时候,我向邻座自我介绍,告诉他们我的职业,他们会挪得离我远一点,因为他们认为,也有理由认为,心理学的目标就是找出你哪里有问题,找出谁是疯子。而现在如果我告诉人们我的职业,他们会想凑近我。

心理学好在哪里?美国国家精神卫生研究所投资300亿美元的效果在哪里?建立疾病模型的效果在哪里?心理学自身的意义好在哪里?就在于60年前所有失调都没办法治疗——人们毫无办法——而现在其中有14种都可以治疗,其中2种还可以治愈。

另一点是一门科学发展起来了——一门研究精神疾病的科学。我们发现我们可以对抑郁、酗酒这些模糊的概念进行精确的测量,我们可以对精神疾病进行分类,我们可以了解精神疾病的前因后果,我们可以在很长的时间跨度里观察一些人,比如在基因上对精神分裂症易感的人群,我们想知道后天照顾和先天基因在这其中扮演的角色,我们可以通过对这个精神疾病的实验分离出导致精神疾病的变量。

最棒的一点是,在过去50年里,我们发明了药物疗法和心理疗法,并且我们可以通过安慰剂对照组实验对这些疗法进行精确的测试,把没用的去掉,留下有用的。

结论是:在过去的60年里,心理学和精神病学研究真的可以为痛苦的人减少痛苦。我觉得这非常棒,我为此感到自豪,但这也带来不好的东西,例如以下三个后果。

第一个是道德上的。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把人当作受害者研究、把人病态化,我们一度认为人在疾病面前无能为力,我们忘了人们是会做选择、做决定的,我们忘记了人是可以承担责任的,这是第一个代价。

第二根损失是我们忘记了你们这些人,我们忘记了要去提高正常人的生活,我们忘了使正常人更快乐、更充实、更有成就。天才、高智商变成了贬义词,没有人去研究天才了。

疾病模型的第三个问题是我们急于帮助得病的人。我们匆忙地去修补损伤,我们从没想过要发展干预措施、积极的干预措施,让人们更加快乐。

这是不好的。正因为如此,南茜•艾特柯夫、丹•吉尔伯特、迈克•齐克森米哈里还有我本人,会去研究我称作“积极心理学”的这个领域,积极心理学有三个目标。第一是心理学不仅要关注人的弱点,还要关注人的优势;不仅要致力于修复损伤,还要致力于给人力量;应该对生活中最好的东西感兴趣,应该在关注病人的同时,努力让正常人以及“天才”们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们希望积极心理学在未来能像过去10年这样作为一门科学逐渐发展起来。这门科学研究什么让生活变得值得一过。研究发现我们可以测量不同形式的幸福。你们中的每一位都可以免费去那个网站authentichappiness.org去做那里各种各样的幸福感测试。你们可以看看自己在积极情绪、幸福感、“心流”方面的得分,并和其他数万人进行比较,我们创造了和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相反的标准,我们对人的优势和优点进行性别上的分类,研究它们的定义、诊断方式、它们的构造、它们面临的障碍,我们发现我们可以找到积极状态的来源、存在于左半脑活动和右半脑活动之间的联系。

我一辈子都在帮助特别痛苦的人。我一直想知道,特别痛苦的人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大约六年前,我们转而问:特别幸福的人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结果是只有一个区别。他们不比别人更笃信宗教,身材不比别人好 他们不比别人富裕,也不比别人好看,他们的生活中并不是成功比挫折多,他们唯一的区别是非常善于和人相处,他们不喜欢在星期六早晨去上研讨班 ,(笑声) 他们很少一个人待着,他们每个人都沉浸在浪漫的爱情里,每个人都有很多朋友。

但是要小心,刚才这些数据只是互相关联,并不是因果关系,而且他们的幸福都是好莱坞式的幸福,即开怀大笑式的幸福。我待会就会告诉你们,这是不够的。从佛祖到托尼•罗宾斯(美国潜能激励大师),人们在过去一个世纪里,从各个角度已经提出过大约120种据说能让人更加幸福的干预措施。我们已经可以操作其中的许多种,我们可以进行随机指派,研究这些干预措施的有效性。也就是说,究竟哪些措施真的可以让人们持久提升幸福感?过一会儿我会告诉你们这些研究的结果。

在治疗有心理疾病的人之外,在为痛苦的人减少痛苦之外,心理学还应该让人更加幸福。我并不经常使用“幸福”这个词,但是要问这个问题 我们得把“幸福”这个概念分解一下。我认为有三种不同的幸福人生,之所以说它们不同,是因为他们来自于不同的干预措施,人们可以拥有其中一种而不拥有另一种。第一种幸福生活是快乐的人生,在这样的生活里你的积极情感多得不能再多了,你增强这些感情的技能也多的不能再多了。第二种是参与的人生,你努力地工作、带孩子、恋爱、休闲,时间为你停止,亚里士多德谈过的就是这种人生。第三种是有意义的人生。我想简单谈一谈这三种人生,以及我们的研究情况。

第一种人生是愉快的人生。你所拥有的快乐多得不能再多了,你的积极情绪多得不能再多了,你学习快乐的技巧,在时间和空间里放大快乐。但是快乐的人生有三个缺点,这也就是积极心理学区别于“快乐心理学”的地方。

第一个缺点是:你所体会到的积极情绪有50%是遗传的。这种情绪不容易更改,所以马修和我还有其他人所使用的让人们有更多积极情绪的方法,有15%到20%都是在遗传范围内让人们发掘潜质的小把戏。第二个缺点是人们很快就能适应积极情绪,就像法式香草冰淇凌,第一口是100%的美味,但到了第六口,就没有味道了。第三点,正如我说过的,积极情绪很难改变。

下面就要谈一谈第二种人生了。我得跟你们说说我的朋友兰,让你们知道积极心理学不仅是关于积极情绪,不仅是要创造快乐。还没到30岁,兰就在生活三个方面中的两个取得了巨大成功。第一个是工作方面:不到20岁他就是个期权交易家,不到25岁他就成了百万富翁,同时是一家期权交易公司的经理。第二个是休闲方面:他是全国桥牌比赛冠军。但是在第三个方面,爱情,兰却彻底失败,原因就在于他对人非常冷淡(像一条冷冰冰的鱼)。 (笑声)

兰是个内向的人,他和美国女子约会的时候,她们说:“你不风趣,你没有积极情绪,滚开!”幸好兰有足够的钱请教最好的心理分析学家,这位心理分析学家花了五年的时间想找到把兰内心积极情绪封闭起来的性创伤,但其实什么也找不到。事实上,兰在纽约长岛长大,他玩橄榄球,看橄榄球比赛,还玩桥牌,兰属于积极情感最差的5%人群。

问题是:兰不幸福吗?我不觉得他不幸福。和心理学家关于人类积极情感较差的50%人群相关研究成果恰恰相反,我觉得兰是我认识的最幸福的人之一,他并没有特别的不幸福,这是因为兰和你们中的大多数一样,非常善于“心流” 。当他在早上9:30走进美国交易所的时候,时间仿佛停止了,直到交易所关门;当他开始打桥牌的时候,时间仿佛停止了,直到10天后比赛结束。

这也就是迈克•齐克森米哈里所说的“心流”。这和普通的快乐很不一样,快乐的时候,你能感觉到自己的快乐;但是迈克昨天在“心流”里告诉你的事情,你现在就感觉不到了,你全身心投入音乐中,时间停止了。你非常集中注意力,我们认为这是美好生活的特征,我们还认为达到这样的生活有诀窍,那就是了解你最大的优势。对了,有一个挺准的测试,测你最大的五个优势,然后尽量多地用这些优势重新塑造你的生活、你的工作、你的爱情、你的休闲、你的友谊、你和孩子相处的方式。

举一个例子:我曾经研究过一个在商店里工作的装袋工。她很不喜欢这份工作,她同时在读大学,她最大的优势是善于交际,所以她很努力地让每个客人见到她就一整天心情好,很显然她失败了。但是她随后用在工作上尽量多地重新利用她最大的优势,你从中得到的并不是微笑,你看起来不像黛比·雷诺斯,你不经常咯咯地笑,你得到的是更加投入的精神。这就是那第二条路,第一条路是积极情绪,第二条路是“幸福之流”。

第三条路是意义,这在传统意义上是幸福最令人肃然起敬的部分。正如第二条路,这里所说的意义,是指你要知道你最大的优势在哪里,并利用它们。你要在比自我更大的事业里找到归属感。

我刚才提到了三种生活,快乐的生活、参与的生活、有意义的生活,人们很想知道,真的有东西可以持久地改变我们的生活吗?答案看来是肯定的,我来举几个例子。我们做很严密的测试,就像我们测验哪些药物有效一样,我们随机分配,有些人分在服用安慰剂的控制组;我们用各种干预措施做长期研究,想找到有效果的干预措施;我们向被测试者介绍什么是快乐的生活、如何在生活中找到更多快乐,你的任务之一是利用你的细心和风趣来设计美好的一天,把下个星期六空出来,给自己设计美好的一天,用风趣和细心增强这些快乐。我们可以证明,如此快乐感真的提升了。

另一项干预措施是感恩访问。现在如果你愿意,请跟着我做。闭上眼睛 我要你记起一个曾经做过很重要的事情,一个往好的方向改变了你一生,而你从来没有正式感谢过的人,必须是个还健在的人。现在,好的,睁开眼睛 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找到了这么一个人,你在完成感恩访问这个任务的时候,得给那个人写一封300字的感谢信,给他们打电话,跟他们说你要拜访他们,不要说为什么,登门就行了,然后你读感谢信给他们听——每个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掉眼泪。一个星期之后,一个月之后,三个月之后,我们再进行测试,发现这些人变得更开心、不那么抑郁了。

另一个例子是优势约会。我们找来一对对伴侣,让他们在优势测试中明确自己最大的优势,然后我们为他们设计一个双方都能利用自己优势的夜晚,我们发现这样可以增进他们的关系。“趣味对慈善”也是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对在座各位不大适用,因为你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投身慈善了。不过,我教的本科生和我的测试对象还不了解这其中的奥妙,于是我让他们做些帮助他人的事,再做些有趣的事,进行比较 你会发现,当你做有趣的事的时候,快乐很快消退,当你慈善地帮助别人的时候,快乐的感觉长久不退,这些就是积极干预的例子。

我想说的倒数第二件事情是,我们很感兴趣人们有多满意自己的人生,这是我们要寻找的目标变量。我们把这个问题当作三种不同人生的相互作用。你有多满意你的人生?我们在15个副本里研究了几千个人,我们想知道,对快乐的追求、对积极情绪、快乐生活的追求、对参与的追求、对忘记时间的状态的追求、对人生意义的追求,在何种程度上影响我们对人生的满意度?

结果出人意料,研究显示,对快乐的追求基本上不影响我们对人生的满意度,对意义的追求影响最大,对参与的追求影响也很大。如果你已经到达了参与和有意义的状态,那么快乐就可以给你的人生锦上添花。也就是说如果三者都有,完整的人生超过各个部分的总和;相反地,如果这三者你都没有,生活就比各个部分的总和还要空虚。

我们现在要问的是:身体健康、患病率 寿命、生产力等,是否也存在同样的现象? 比如在一家公司里 生产力是积极情绪、奋斗和意义的共同作用吗?健康是积极情绪、快乐 和意义的共同作用吗?我们有理由相信两者的答案可能都是肯定的。

克里斯说最后一个发言的人有机会把他之前听到的综和起来。这对我来说太棒了,我从没参加过像这样的聚会,我从没见过演讲者发挥得这么厉害,这是非常值得称赞的。但是我发现心理学面临的问题很像科技、娱乐和设计所面临的问题。比如,我们都知道科技、娱乐和设计都可以用作毁灭性目的,它们也确实这样做过;我们也知道科技、娱乐和设计,都可以用来减少痛苦。顺便说一下,减少痛苦和创造幸福 之间是有区别的,而且区别很重要。30年前我刚开始从医的时候,我想如果我有能力给人减少抑郁、减少焦虑、减少愤怒,那我就让他们快乐了。事实并非如此,最佳疗效只能是让病人归零,但他们内心空虚。

其实快乐的技能、快乐生活的技能、参与的技能、找到意义的技能和减少痛苦的技能是不一样的。我相信,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科技、娱乐和设计上。也就是说,这三种动力都能用来增加人们的幸福感和积极情绪,人们也确实在这样使用它们。但是如果你像我一样分解快乐,你会发现快乐不只是积极情绪——那是不够的——快乐还包括生活的心流以及人生的意义。正如劳拉莉告诉我们的,设计、娱乐和科技也可以用来增强人生的意义和参与。

所以,总而言之,在“太空升降机”的概念以外,乐观向上的第11个理由,就是我们可以利用科技、娱乐和设计,增加这个星球上 人类幸福的分量。如果科技能在接下来的十年或者二十年里增加人们快乐的生活、参与的生活和有意义的生活,就足够好了。如果娱乐也可以增加积极情绪、人生意义以及幸福感,就足够好了。如果设计也可以增加积极情绪、幸福感、心流,还有人生意义,那我们共同做的这一切就会足够好了。谢谢大家!(掌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